位置:主页 > 领导特供 >

哪里还存在“公务员们的后顾之忧”?当还在等待房地产调控政策解决住房难问题的老百姓

编辑:大魔王 2019-04-13

【图片声明: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!】

  最早知道和了解来宾市,是通过新闻,告诉我们那是一座以传销谋发展的城市,这个行业在来宾成为了一个支柱产业链,为来宾的经济发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这座人的城市,曾吸引全国无数人带着一夜暴富的梦想,投奔而来,这就是来宾的魅力。还有就是烟草韩局长的日记,让来宾名声鹊起,这是多少广告效应也起不到的作用,为来宾的发展及招商引资,应该起到了绝对性的作用,也可以说是来宾的功臣。

  今天知道来宾市,是在国家早已明令党政机关集资合作建房情况下,但来宾市却建成了全广西最大的公务员小区,公务员们根据官阶高低,分别住进独栋别墅、联排别墅和楼房,并且价格则远低于市场价一倍至数倍不等 。

  这个广西最大公务员小区名为“滨江园小区”,分为A区和B区。A区称为“厅级小区”,有别墅约40余栋。进出区的门口都贴有“区域,请君自重”的警示。市领导还特别指出:“公务员购房款都是工资一分一分积攒起来的……来之不易,房子一定要达到质量要求。”

  来宾建别墅,将官员分成了三六九等,按级别高低入住别墅,就不用说百姓了,别说住别墅,就算你站在旁边看看都有碍风景,就如当年租界告示:百姓和狗不得入内,厅处级的狗除外。官员住进了别墅,却切断了与百姓的连心。说错了,实际他们根本就没有和百姓进行连心,也就不存在切断。口误,自掌嘴巴99下。

  这么多的违规建筑,需要批地等一系列手续,没有来宾市的主要领导操作是很难成行的。把别墅分成等次也应该是领导的意思,百姓有怨气也就罢了,来宾市的科级干部不骂娘才怪那?同样是做工作,为领导服务(就别提为人民了,省得大家说),鞍前马后,没有捞着便宜的别墅,老婆夜里不死他们就算他们出息了,要是有小三小四的,在她们面前怎么抬起头来了,以后怎么,哎呀呀,来宾市的、市长怎么不为这些科级好干部着想一下,这样才能算是体恤下属的好领导。只让一部分处级干部住别墅看风景,有难同当、有福同享的真理到这时候怎么就忘记了?唉!

  来宾市领导说“公务员购房款都是工资一分一分积攒起来的……来之不易,房子一定要达到质量要求。”老百姓的钱就不是一分一分积攒起来的?都是灰色收入得来的?就不需要达到质量的要求?老百姓花费一生积蓄买的房子,就可以理直气壮的随时卧倒休息?这样的领导思维逻辑,不知道他是在为谁服务?一心只想着自已的崽,没有百姓装心中,来宾市发展的再好,百姓也不会得到什么实惠。话又说回来,这样的领导,一个城市也不会发展好到哪里去。

  有那个城市的厅、处级官员卖房子要一分一分的攒钱?只有苦力和种地的布衣族才会这样,但是一生也买不起一套房子,更别提别墅了。用自已一分一分攒钱买别墅的来宾市官员,谁能自已站出来自证一下吗?算你是英雄。

  

领导特供

  来宾市委张秀隆和市长杨和荣应该是厅级干部,肯定就会在A区别墅群里住的,这样人为的给自已圈起来与人民隔开,本身就是自动脱节了的旨,也证明了这样的领导是不合格的。虽然暂时得到了一小部分既得利益者(处级以上干部)的拥戴和赞许,但是群众藏在心底的怒火和骂声,迟早会发出来的。(辽河口)

  尽管早在2006年,国家有关部门就已明令党政机关集资合作建房,但(广西来宾)滨江园小区的传说,时至今日仍在延续。小区在建设的8栋高层别墅中,仍有6栋定向专供公务员,房价还不到另两栋对外销售价的一半。而市面上,住房富余的公务员们纷纷将自己购房的指标对外销售,一个指标被炒到6至7万。(3月19日《法制日报》)

  高房价引起的民生之痛,已经国家出台“限购令”加以调控。这种不尽符合市场经济规则的行政干预,说明了当前房地产市场的失序,已经涉及到由此引发的相关社会问题。所以,国家才不得不使出这张“紧急令牌”。住房“限购令”之“限购”,目的很简单,就是强制调整市场的购房条件,一部分消费群体,致使房地产市场销售疲软,最终逼低房价,满足低收入群体的刚性需求。这其中就需要形成一种逼势。而在这种“逼势”中,作为掌握决策权的部门,必须要在高房价的愿望上与一致,即使不算体察民情,也应该感同。如果这个决策群体在高房价压力下另辟蹊径,用不到市售价一般的“特供”别墅“解决公务员们的后顾之忧”,这种类似于从后门开溜的“让领导先走”,无疑是“限购令”之下的临阵脱逃。

  如果将“特供”别墅纳入官员的既得利益,最多也是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一点对社会资源的侵占。哪怕“住房富余的公务员们纷纷将自己购房的指标对外销售,一个指标被炒到6至7万”,比起其他寻租的获利来,也算不上很大的“”。但是,最终要把国家的“限购令”落实到市场调控中的各级,率先和处在高房价下的分道扬镳,“限购令”这一仗还怎么打?如果相关部门认为“限购令”是行之有效的,那么,何必另起炉灶?如果他们有决心和信心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,哪里还存在“公务员们的后顾之忧”?当还在等待房地产调控政策解决住房难问题的老百姓,看到掌握话语权、决策权的部门从后门溜走,受的程度就不止是对自肥的不满,更多的是对房地产调控的失望,也就是对部门的失望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说,“特供”别墅的自肥反而是次要的,更重要的是,“特供”别墅让官员居安不知思危。当必须要求官员主动体察民情几乎成为奢望的社会背景下,起码希望官员也同样面临一些社会现实。对于住房难问题,来宾市领导本来是意识到的:原辖于柳州地区的6个县合并由来宾市管辖,很多柳州公务员随之来到新城。当地市专门划出600余亩土地建设滨江园小区,就是“为解决公务员们的后顾之忧”。而公务员们的后顾之忧更是老百姓的当务之急。即使对部门无法用“先天下之忧而忧”来要求,最起码也要同甘共苦吧。当这些在房地产调控中起着重要作用的官员,住在不到市场价一半的别墅里,怎么会体会到高房价下的民生之痛?那些把指标对外销售获利的住房富余的公务员们,是希望房价跌呢,还是继续涨?